杨贵妃秘史 未删+杨贵妃秘史老版+减版

国际秘史 2019-06-12109未知admin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暂无长视频(电视剧、纪录片、动漫、综艺、电影)播放记录,查看全部

  由导演尤小刚打造的2009年年度大戏《杨贵妃秘史》阵容已全部敲定。一场浩浩荡荡的明星甄选已为斥巨资打造的《杨贵妃秘史》正式拉开帷幕。欲将该剧打造成为亚洲史诗巨制的秘史系列总导演尤小刚,最终在甄选...

  由导演尤小刚打造的2009年年度大戏《杨贵妃秘史》阵容已全部敲定。一场浩浩荡荡的明星甄选已为斥巨资打造的《杨贵妃秘史》正式拉开帷幕。欲将该剧打造成为亚洲史诗巨制的秘史系列总导演尤小刚,最终在甄选名单内锁定了该剧的演员阵容。除了内地、港台演员加盟,韩国演员也加盟秘史军团,向世界展示璀璨华美的东方古国。

  查看详情

  唐明皇时期,唐朝进入了最鼎盛的时期,唐明皇李隆基历经残酷的宫庭政变,重夺皇权,励精图治,开始了长达二十九年的开元之治,史称开元盛世。然而,当大唐帝国屹立于天下后,创下丰功伟绩的皇帝渐渐有了倦政之意,开始沉溺于声色之中。

  陈玄礼大张旗鼓地包围了杨玄珪家,但是直到他确定杨玄珪父女已逃跑,才下令放火烧毁了茅屋。此时乐奴跑到大火熊熊的家门前,惊恐万分,李静忠也跟上来,不怀好意地告诉她屋里的人肯定烧死了,今后可以由他来 “照顾”乐奴。乐奴痛不欲生,冲入火海之中葬生。逃到山间的杨玄珪父女看到了这一切,悲痛欲绝。

  深谙音声的唐明皇只关心杨玄珪的下落,并无心将其治罪,他将“罪臣”陈玄礼官复原职,命他一定要找回杨玄珪“戴罪立功”。杨玄珪带女儿逃往成都,而蜀道之难,父女历经千难万险,终未能走出。父女二人命在旦夕,幸遇前往成都斗鸡的诗仙李白和杨钊,他们以鸡血和酒急救玥儿,终于渐渐听见了她的呼吸,杨玄珪将女儿托付给李白,然后叩首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李白和杨钊带着杨玥儿生活更加艰难,常常发生口角。杨玥儿尽管非常喜欢李白,但是她心里清楚自己其实是他的负担。为了不再拖累李白,她回到杨家,为杨家人倒尿盆、清扫堂屋庭院,请求他们收留自己,杨家人想到有个不花钱的女仆倒也不错,终于决定将杨玥儿留下。春去秋来,杨玉环已长成十六岁的窈窕淑女。

  八王密会李静忠,对其威逼利诱,李林甫微服探监,游说李静忠为其所用。寿王奉母亲之命来视察审案进展,竟巧遇他朝思暮想的美人,他叫住吉温询问玉环情况,并派人跟踪玉环。玉环、李白为何产生分歧?寿王如何筹谋赢得美人归?

  寿王李清知道了杨玉环的身份,请求母亲,想娶玉环为王妃,而武惠妃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关注的事情是寿王府的案子!玉环再次精心为养父杨玄璬做了酒菜,与众人一起去了长安郡。不料武惠妃与寿王竟亲自来审案。

  杨玉环以告状的方式逼着吉温访查李白,杨钊陪寿王在侧房听着,杨钊看出了寿王的心思,只要李白还在,玉环就永远不会安心,杨钊请寿王把这些“脏活”交给自己来办,寿王大喜。退堂后,杨钊告诉玉环他知道李白的消息,但却不能说,因为这一切都是李白的意思。

  高力士亲来寿王府,以充足的理由传诏寿王妃,请她屈尊至皇宫梨园,向新来的宫伶教授舞蹈。寿惊,杨玉环却欣喜异常。询之由头,自然是曾经见过玉环的“李大人”冒昧推荐。在玉环心中,“李大人”自是“李三郎”。唐明皇却正在高力士伺候下扮装,他得扮成“李大人”。一个皇帝,这种鬼鬼祟祟仿佛如“特工”一般的行径,主仆自己都觉得可笑。

  高力士提心吊胆,掂量后果:一旦秘密曝光,不是丑闻也会成为丑闻。于是劝唐明皇不要再做出这种突然带玉环逛园子的张扬事情,因为纸包不住火,此事一旦暴露,被外人看见,朝野势必哗然。玉环受罚直到晚上,李林甫来到寿王府,看见此般光景,立即制止武惠妃,他劝说武惠妃忍下这口气,不如将计就计。李林甫劝武惠妃,既然唐明皇已经喜欢上了玉环,不如顺势将玉环“送给”皇上,用自己的儿媳换得寿王爷一个储君的地位!

  李林甫劝武惠妃,既然唐明皇已经喜欢上玉环,不如顺势将玉环“送给”皇上,用自己的儿媳换得寿王爷储君的地位!武惠妃深思熟虑,认为储君的地位比儿媳重要,她结束对玉环的处罚,只说自己误信谗言。玉环至梨园教习,心中翻江倒海,见到李三郎,询问他是否就是当今圣上,唐明皇眼见自己的谎言就要揭穿,却听到不远处高力士大喊着“陛下,您慢点走!”原来高力士一直暗中跟着两人,看见唐明皇陷入两难之地,急中生智。

  武惠妃再欲向高力士问个究竟,高力士搪塞后匆匆离去,武惠妃拆分“瑁”字,正是更换“王冠”之意。李林甫至,重新解读,称唐明皇之意乃是欲废太子而立寿王。武惠妃大喜,欲设宴遍请诸王以贺。果然,太子得到消息之后焦虑震怒。然而为此事恼火的还有梅妃,她本欲引起帝后之间的火拼,自己便可以“渔翁得利”,不料结果却是寿王“母子双贵”,更上层楼。

  虽然皇帝圣旨依然未撤,但玉环抗旨拒绝入宫,武惠妃亦无奈。唐明皇朝政,正处理政务,突然李瑁捧绿帽子大闹朝堂,请父皇“收回成命”,不要让玉环再进梨园任教,引起朝政大哗。窘迫之下,唐明皇怒太子之不逊,而太子也在情急之下,说他听了一个江湖道士所说的“李杨”。唐明皇更怒,当朝处罚了太子等人。

  寿王夫妇在禁闭中,寿王对玉环一抒胸臆,玉环被感动却又无奈。晚上,太子假借赴皇宫向父皇请安,来到寿山前印证。而太子的江湖门客飞檐走壁入寿王府,发现王府与皇宫之间的夹墙已打出墙洞,而校练场上许多家仆正磨刀霍霍。武惠妃看到那个江湖门客,有意发出指示:明日晚膳后“进宫”。太子三兄弟终于深信不疑,决明晚披甲入宫,一举粉碎武惠妃夺储之谋,让李静忠带路。

  梅妃对此结局大失所望:太子既死,唐明皇势必易储,而储君定是寿王,武惠妃母子双贵,她梅妃今后没活路了!梅妃再见史见深,丹炉前,暗光中,献身给一直对自己有情的史见深,让他拿出所有看家本领,必置武惠妃于死地。

  武惠妃在寿王府大排庆宴,请长安最著名的演戏班子来庆祝,特别要通知忠王一定要来,谢阿蛮自告奋勇去请忠王。

  春儿把从刘太医处得来的消息报告了梅妃,但其实谁成为太子,梅妃并不关心,她关心自己是否能继续被宠幸,进而主掌后宫。以前的障碍是武惠妃,但竟然前门拒狼,后门又将来虎,命运的失落感再次袭上心头,她不知如何是好了。寿王来到丞相府。林甫试图说服李瑁乘此千载难遇的时机,放弃玉环,与唐明皇“交换”太子之位。

  唐明皇与玉真公主和谢阿蛮商议,该是告诉杨玉环真相的时候了。谢阿蛮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关爱,就是石头也该熔化了——这更加坚定了唐明皇告知真相的决心。于是玉真公主引领玉环赴骊山温泉宫(天宝六载十月方改为华清宫),只说是发现了一处好温泉,让杨玉环去轻松轻松,而玉环深信不疑。

  春儿把从刘太医处得来的消息报告了梅妃,但其实谁成为太子,梅妃并不关心,她关心自己是否能继续被宠幸,进而主掌后宫。以前的障碍是武惠妃,但竟然前门拒狼,后门又将来虎,命运的失落感再次袭上心头,她不知如何是好了。寿王来到丞相府。林甫试图说服李瑁乘此千载难遇的时机,放弃玉环,与唐明皇“交换”太子之位。

  谢阿蛮来找李白,嘲讽李白不要再添乱。李白负气而书《清平乐》后二篇:这两篇是讽玉环与唐明皇相拥而欢,更是拿玉环与前朝“赵飞燕”相比,而李白如有“春风之恨”。李白将诗抛给谢阿蛮:“拿给她看!”扬长而去。谢阿蛮先拿给了皇上看,而唐明皇的意思也是拿给玉环先看,这样他就能够知道玉环的心思了。

  唐明皇决定请太真妃出席在太真观举行的“牡丹诗会”,这个诗会还邀请了李太白。谢阿蛮和高力士先后前来劝玉环,跟她讲述皇上的真心。音乐盈耳,太真观前,牡丹盛开。玉环早将李白《清平乐》三篇墨书出来,张挂在亭上。玉真公主派人去请李太白,他却醉倒在客栈里,来人只得用轿子将他抬去观里。

  此时寿王忽入观内,不醉而醉,语出不逊,众人争吵之中,寿王忽出匕首,刺向唐明皇,千钧一发,杨玉环代受其刃,其拳拳爱意,究属谁人,一表无余。玉环在奄奄一息之中,请求唐明皇恕寿王无罪。玉环被救,寿王被擒,唐明皇却含泪释寿王。太真观中,唐明皇亲侍汤药,对负伤的杨玉环,百般照料。两情六载相思(五年寿王妃,一年太真妃)——终于开花结果。

  唐明皇便殿召见蛮使,斥其蛮书无礼,两蛮子先就吓了一跳。李白醉醺醺而入,唐明皇命其回书。李白却要力士脱靴,玉环研墨。唐明皇怒容满面。玉环却盈盈而前,为其磨墨,而高力士也款款上前,不卑不亢地为李白脱靴。蛮子大惊读李白书,竟是醉草蛮书。两蛮子惊恐而去,李白醉卧大殿,鼾声如雷。李白看似无礼,其实只有这样,才能使蛮子感受国家与唐明皇之威。

  玉环忽不适,刘太医诊断,玉环竟有了身孕。唐明皇今年已整整六十岁,老来竟能再得子,龙颜大喜,力士高兴地流下眼泪。梅妃终于大恐,她深知母以子贵的道理!唐明皇拥玉环入兴庆宫,梅妃率宫嫔相迎,终于见到玉环,亲热得很,假意不知如何“名分”。唐明皇恩诏:称为“娘子”。谢阿蛮对唐明皇未给玉环名分极为不快,要玉环向唐明皇讨要,杨玉环却毫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唐明皇对她的线集

  春儿和刘太医为保全自己的家人,一起认下罪来,并且抢下毒药喝下,双双死亡。此时太监来报,龙胎流产了。唐明皇大怒,归罪梅妃。李静忠却道出“实情”:因太真妃发现梅妃侍女与太医苟且,这对男女才痛下杀手——虽然太真妃当时释放了他们,但把柄毕竟还在太真妃手中。李静忠的“实情”,保住了梅妃,然而高力士却不相信李静忠和梅妃所言。

  日本遣唐使来华数年,准备回国,大使藤原清河来向唐明皇汇报来华经历,并带来天皇诏谕,请此前来唐的阿部仲麻侣一起回国;另一个请求是:恭请在扬州大明寺宣讲戒律的高僧鉴真大师,一起东渡,弘扬佛法于日本。阿部仲麻侣就是晁衡,在唐明皇的朝廷中,杨贵妃秘史老版已官至卫尉卿,高度汉化。唐明皇大喜,恩准。晃衡是李白好友,他虽是日本人,但在唐多年,宫中情况,无不知晓。

  晃衡终于找到李白,他确实是在玉环父母的茅草屋!二人款款话别,晃衡留剑作诗,并以保存多年的日本裘赠送李白,以明惜别之情。这时,被送还宅的杨玉环也回到父母的草屋,李白惊愕,杨玉环道其原委,李白大骂唐明皇无情,这时高力士带陈玄礼赶到,以此为“娘子行在”而清场,让李白在茅屋外的临时帐篷居住,以免给小人留有口实。

  玉环看到自己亲手所至的胡饼派上了用场十分高兴,日本遣唐使将剩下的最后一块胡饼取名“娘子饼”,供奉起来,礼拜如神。今日觐见皇上,不求其他,惟求胡饼,然后进行第二次回航。玉环大为感动,向晃衡传达了李白对他的真情,然后就再去张罗胡饼。鸿泸寺收到消息,日本国发生政变,唐明皇和玉环劝晃衡和滕原清河暂时留在大唐,等日本国内局势稳定后再行回国,二人感激涕零。

  王元宝果然是首富,他设置“礼贤堂”,以沉檀木所制,后花园中用铜钱铺成花径,即使雨天有泥也不打滑。杨贵妃爱出汗,王元宝便请出了一把皮扇子,很是结实,扇子置在堂中,不断用水喷洒,杨贵妃秘史老版竟能飘然生风。唐明皇要王元宝传授富国之术。王元宝支支吾吾。杨钊毛遂自荐,说自己知道,他说王元宝全凭漕运致富,更是钻了国家政策的空子。王元宝被杨钊的话说的浑身冷汗。

  犯人安禄山来到御前,安禄山大叫其无罪,唐明皇听到安禄山的话,命李林甫彻查此事,让安禄山暂听候处置。杨钊向李林甫推荐了吉温,李林甫考察吉温,发现其聪明能干,答应即刻请旨,擢升吉温为刑部法曹。令他去查安禄山之事,并明示要其“关照”安禄山。吉温不明白李林甫为何关注一个“死囚”,李林甫密而不答。

  贵妃分别聆讯谢阿蛮和高仙芝。玉环“感性”地希望高仙芝说出他的真爱情,高仙芝却“理性”地说出政治真相:他本来与太子是总角之交,更受到唐明皇的恩养,坚守磊落的政治性情,却不料弄出“私谋”的嫌疑,这不是他的初衷。谢阿蛮不同,他坚决地否认高仙芝有什么政治“图谋”,只有与她的真情。两种截然相反的所谓“口供”,唐明皇都听到,坚定而痛苦地认定:两人所说都是线集

  “两蕃地图”张挂在“玄武殿”,太子,高仙芝与唐明皇三人共同谈论这艰难的一战,三人商定好部署之后,高仙芝宣誓再出征,唐明皇擢其为安西四镇节度使。谢阿蛮被唐明皇赦免,唐明皇携贵妃再上骊山,谢阿蛮欲跟随,唐明皇却疾言厉色不准跟随,因为唐明皇准许阿蛮去为高仙芝送行,谢阿蛮十分感激。范阳的战鼓声动地而来,却是安禄山的下属们戴着镣铐在为他送葬。

  李林甫正与各地官员狂欢,圣旨谕各官员听从太子、杨钊支配,李林甫大失所望——杨钊在太子支持下,向各地官员部署“合籴法”,首在支援高仙芝征战——而太子和杨钊都明白,从此以后,不仅是太子,杨钊也和宰相李林甫结了梁子。安禄山征契丹大捷返范阳,吉温将安禄山将领们的婆娘们“看管”得好好的,为酬谢他,安禄山及其将领将掳掠来的金器置入炉中,铸出纯色金币,送给吉温。

  贵妃将虢国夫人关在角楼上,虢国夫人打破窗户,撕破床单从窗户爬了下去,终于见到了皇上。贵妃知道“她进宫我就得出宫”,皇上更是为了贵妃将虢国夫人监禁的事情下命将贵妃“送还宅”。贵妃只得回到其父母茅居第,贵妃与谢阿蛮在此间开始继续编排《霓裳羽衣舞》。而唐明皇开始宠幸虢国夫人,似乎已经忘记了贵妃。

  力士将《风筝诗》送贵妃,贵妃解出此诗乃“忌妒”二字,杨贵妃秘史老版伤悲地以为该忌妒的是我杨玉环!力士说出唐明皇之病,猜度是虢国夫人给唐明皇吃了。贵妃大惊,知道虢国姐姐危险了。这才说出她一直以来的担心,而这种“对唐明皇性事伤身”的担心,她实在说不出口,也不能是她去说。而几乎同时,虢国夫人知道倘若自己在宫里再无地位,定会被逐出宫,于是向唐明皇讨要地位,她想要贵妃的位置。

  唐明皇编排舞蹈迎接贵妃回宫,舞蹈精彩绝伦,也充满了他对贵妃的歉意。(这段舞蹈就是小丑舞的开创之作。) 唐明皇朝会,高仙芝晋升。唐明皇更表彰杨钊,后者改良了和籴法与平籴法,既保障了高仙芝的军事胜利,还稳定了天下“民以食为天”的粮食生产,且在政府入籴出籴(经过杨钊擅长的周密计算)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息,终使府库充盈。

  安禄山对杨国忠甚是防范,劝其不要去城下的密林之处。杨国忠却执意要去。杨国忠走后,李林甫精神厌倦,染上重病。巫士前来看视,说不需服药,只须见上天子一面,病就可痊愈。唐明皇听说后,准备亲自到李府看望。太子恐父皇染病,力劝不可前往。贵妃愿代唐明皇视疾,唐明皇准之。贵妃至宰相府,亲扶林甫轮椅而出,只见唐明皇采取折衷方法,登上降圣楼遥望李府,用红巾摇招,以示慰问。

  唐明皇为了感谢安禄山,赐安禄山华清池洗浴,安禄山舒舒服服地躺在华清池里,贵妃却非常不开心。安禄山走后,贵妃立命清洗汤池。杨国忠请安禄山处理公务,安禄山胡乱批示,完全不给杨国忠面子,让他十分恼火,他倒是从谢阿蛮的一句玩笑话中想到了整治安禄山的办法,他向皇上请旨要给安禄山来一次“考试”,看看安禄山是不是有线集

  明皇宣旨,同意安禄山返回边关。明皇解下身上的御衣相赐安禄山,安禄山跪泣恩宠,感激涕零。国忠赴长乐坡,置酒等待禄山。禄山却策马如疾风般地出了潼关,乘船顺河而下,纤夫十五里-换,昼夜兼行,沿途不停,日行三四百里,直趋范阳。杨国忠得知,扼腕长叹。骏马奔腾,已是在陇右地区。禄山至,其兄弟们已自范阳迎来。禄山斩杀地方官员,与其弟兄们驱马而去。大漠中,烟尘席卷着野心。

  安禄山以“诛国忠,清君侧”为由,起兵反唐,朝廷震动。明皇主持朝会,命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坐镇陕郡。阿蛮依依不舍地为丈夫饯行。高仙芝奉旨从长安出发赶往前线,明皇亲自到望春亭为他们送行,并命边令诚为监军,进屯陕郡。不到半个月时间,三道防线接连失守,安禄山竟是一路势如破竹,占领东都洛阳;而高仙芝也弃陕郡,退守潼关!

  边令诚奉旨来到潼关,带着100名陌刀手,称皇上但是高仙芝仍拒不出战,边令诚喝令立斩。阿蛮此时冲到刑场,试图劝仙芝出战,然而仙芝将其绑在椅子上,高仙芝嘱阿蛮代其行孝明皇,引颈就戮。阿蛮昏了过去。哥舒翰以“皇太子先锋兵马元帅”继任守潼关,被逼令出战,哥舒翰不得不从。长安,明皇估计战事已经开始,携贵妃登上箭楼,遥望“平安火”。

  贵妃苦劝阿蛮,两人痛哭流涕,阿蛮终于被贵妃感动,同她一起回到宫中。宫外围了大批的难民,想要进宫内避难,贵妃命难民们进宫,并且把宫内囤积的胡饼分发给大家。李隆基等继续西行,而安禄山即将追杀而来的消息在军中弥漫,随行士兵饥肠辘辘,怨声载道——李静忠让太子缓行:如与明皇一道,安禄山杀过来,则父子俱死;即便不死,与杨国忠一同入蜀,则太子命运仍在杨国忠手中。

  马嵬驿中,明皇、贵妃听到喧哗,而高力士、陈玄礼来,禀奏军士激变,欲杀杨国忠。明皇、贵妃大惊,走出驿门,只见驿栅城的旗杆上,国忠、虢国的头已被高高挑起。明皇一个踉跄,贵妃赶紧扶住明皇,泪流满面。祸乱将士中,李静忠继续呼喊:“杨国忠死啦,还有个更大的逆贼——杨国忠的妹子杨贵妃!贵妃不死,胡人不退,我等还是回不了长安!”众将士群情激奋,杀奔向马嵬驿。

  佛堂中出石棺,高力士命入殓。而李静忠从中作梗,鼓动御林军将士开棺验尸。高力士拼死阻拦,但群情激奋,步步逼近。千钧一发之际,陈玄礼挺身而出,请旨代将士验尸,高力士点点头,亲自抬起贵妃的头,陈玄礼手试贵妃鼻息,宣布:贵妃已然殡天,众人竟一片寂然——陈玄礼免盔释甲,面对马嵬驿而跪。众将士也同样动作,高呼万岁,李静忠乘机隐没黑暗中。李静忠回禀太子,杨国忠、杨贵妃俱死。下一步就是离开明皇而北向。

  明皇进入成都,李豫与李瑁带蜀郡官员迎接。李瑁与父皇再次相遇,已是物是人非,爱恨情仇早已灰飞烟灭,留下的却只有对玉环的思念。回到寝宫的明皇画出杨贵妃像,挂在寝室墙壁上,只见寝室正中的基座上,矗立着一块璞玉,明皇拿起刻刀,开始雕刻杨贵妃的玉像。此时在扬州延光寺中,日本遣唐使一行正在计划着带逃亡的杨贵妃和谢阿蛮乘船去往日本。

  遣唐使的大船在日本港口停泊,带来了杨贵妃和谢阿蛮,谢阿蛮身怀高仙芝的孩子,此时马上就要临盆,渡边制雄将她们带到了乡间自己的家中。渡边制雄的父亲,在野大臣渡边诚信对贵妃十分敬仰,热情地欢迎她,谢阿蛮也在这里生下了一个美丽的男孩。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明皇终于完成了杨贵妃玉像。就在这时,接到安禄山死之、义军已平定两京,肃宗请太上皇回京的消息,明皇决定回京。明皇从晁恒等人口中得知杨贵妃在日本消息,如获新生。

  李龟年奉旨前往日本,却不知李辅国也派出了武功高强的刺客张野狐暗中曾跟随,悄悄来到了山口县。贵妃和阿蛮已到日本两年,小仙芝也已咿呀学语,杨朏与渡边诚信的女儿百合子情义相投,这日正筹办婚礼,渡边府内喜气洋洋。山口县丞大伴古麻吕和师爷佐伯全成突然造访,他们早已投奔叛军,此次前来正式要将贵妃杨玉环献给新天皇奈良麻吕。

  唐明皇明皇逝世于公元762年,唐肃宗宝应元年四月,终年七十八岁;十三天后,肃宗李亨去世;当年十一月,李白卒于当涂,终年六十二岁。太子李豫即位,是为唐代宗,遣派杀手将李辅国秘密诛杀。杨贵妃未能归国,在日本终年不详。传说贵妃在日本留有后代,史家考证或为杨国忠遗嗣。而贵妃玉像供奉在日本荻町长寿寺中,至今犹存,香火鼎盛。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