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少妇秘史-人妻面试被迷奸

财经秘史 2019-05-15108未知admin

  首页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游戏竞技科幻世界灵异悬疑同人美文纯爱女生其他小说全本小说

  上一页返回列表

  接到谢主任通知她去面试的消息,黄慧卉简直乐坏了。确实,对已经结婚的她来说,能有这样的机会太不容易了,黄慧卉心想这次一定得好好把握。于是她精心打扮起来,换了一条黑色的丝质吊带长裙,里面穿着黑色的透明长筒丝袜,脚穿一双黑色的绑带高跟鞋。显得是那样的典雅端庄,成熟性感。

  匆匆忙忙赶到公司,黄慧卉敲开了主任办公室的门。谢主任开门一看,一位身着一袭黑色长裙的美艳人妻赫然眼前,看得他眼睛都快直了。

  “进来,快请进!”谢主任忙着把黄慧卉请进主任办公室。黄慧卉把履历表递了过去,谢主任接过来也没看放在了一边,却忙着给黄慧卉端了一杯茶。

  “别急,来!先喝一杯茶解解渴。”谢主任笑眯眯地说。走了这一段路,说实在还真有点渴了,黄慧卉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谢主任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怪异的微笑。和谢主任聊了几句,黄慧卉忽然觉着有些头晕心慌,刚想站起来,旋即觉得天旋地转般,不由地倒在了沙发上。

  谢主任心头窃喜,靠过去叫了几声:“黄小姐,黄慧卉。”一看黄慧卉没什么反应,不由心头狂喜。他大胆地用手在黄慧卉丰满的大奶上捏了一下。黄慧卉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谢主任在刚才给黄慧卉喝的茶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黄慧卉脸色绯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

  谢主任把门锁上,窗帘拉严。在这个他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数不清和多少女人在此共赴巫山了,所以这一切在他做起来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有条不紊。谢主任边送开领带结边轻快地走到黄慧卉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黄慧卉身上,轻轻掀起黄慧卉黑色的长裙。哇!性感丰满的大腿被黑色透明的丝袜紧裹着。谢主任把黄慧卉裙子的肩带往两边一拉,黄慧卉丰满硕大的大奶被黑色蕾丝花边的胸罩紧勒着,谢主任迫不及待地把黄慧卉的胸罩向上一推,一对坚挺硕大的大奶立刻一耸而出,一颤一颤地露在谢主任面前,好挺好大的大奶啊!深红的xx在胸前微微颤抖着,由于药力的作用,xx与已经开始慢慢地坚硬起来。

  谢主任双手抚摸着黄慧卉这一对坚挺的大奶,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搓啊!捏啊!直把黄慧卉坚挺的一双大xx揉得隐隐泛红。谢主任张口含住黄慧卉的一只大奶,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一只手已伸到黄慧卉裙子下面,在黄慧卉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缓缓向上滑到黄慧卉最敏感的三角区,隔着那条黑色半透明的三角裤轻轻抚摩着。

  谢主任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扣,匆匆脱下裤子。把那条饱受压迫的大懒叫从内裤里掏出来。谢主任把黄慧卉的裙子撩起来,褪卷在黄慧卉的腰部。黄慧卉黑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微黑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紧包着一条黑色半透明的丝织三角裤,涨鼓鼓的肥厚的xx依稀可见,几根长长的阴毛从三角裤两侧漏了出来,显得无比的诱惑和淫秽。谢主任把黄慧卉的三角裤轻轻拉下来,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xx上,性感的大腿根部一对粉红肥厚的xx紧紧地合在一起。

  谢主任的手轻轻梳着柔软的阴毛,摸到了黄慧卉肥厚的xx上,潮潮的软软的。谢主任把黄慧卉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性感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懒叫顶到了黄慧卉柔软的xx上。

  “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昏昏沉沉的黄慧卉不由双腿的肉一紧,眉头微促。发出一声“哎……”的呻吟。

  还真紧啊!谢主任只感觉懒叫被黄慧卉的xx紧紧裹住,暖乎乎软绵绵的子宫堪是受用。谢主任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懒叫连根插入,黄慧卉秀眉微微皱起:“嗯……”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此时黄慧卉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左腿翘起搭在谢主任的肩头上,右腿支起微微曲在胸前,黑色的三角裤挂在右脚脚踝上,黑色的裙子全都卷在腰上。一对丰满的大奶随着谢主任的xx在胸前颤动着。那两片肥肥的xx,随着谢主任懒叫向外一拔,擦得粉红的xx都向外翻起。

  粗硕的懒叫在黄慧卉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昏睡中的黄慧卉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谢主任突然快速地xx了几下,拔出懒叫,迅速插到黄慧卉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急速射进黄慧卉的口中,射了满满一口,一部分慢慢从嘴角溢出来……

  谢主任恋恋不舍地从黄慧卉嘴里拔出已经疲软了的懒叫,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转身从里屋拿出一台数位相机。摆弄着黄慧卉软绵绵的身体,做一些的姿势拍了十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谢主任这才慢慢全身脱个精光,走到黄慧卉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休息室的床上,不紧不慢地脱下她的裙子和胸罩。黄慧卉只穿着黑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坚挺丰满的大奶在胸前耸立着,即使仰躺着也那么挺。谢主任光着身子斜躺在黄慧卉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黄慧卉全身每个角落,还用舌头在黄慧卉的身子上一遍一遍舔着。很快黄慧卉那性感充满诱惑的性感的xx就刺激得谢主任懒叫又硬了起来。

  于是谢主任把手伸到黄慧卉阴部,用手指轻轻梳弄着阴毛,还湿呼呼粘粘的。就又翻身轻压在黄慧卉身上,双手托在黄慧卉腿弯处,让黄慧卉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然后拿一枕头垫在黄慧卉的腰下,让那湿漉漉粘乎乎的阴部向上突起来,深红色肥厚的xx此时已微微的分开,谢主任坚硬粗长的懒叫顶在黄慧卉两片xx中间,“吱……”的一声就又插了进去。

  黄慧卉此时已经快苏醒了,感觉也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竟然向上抬起来了一下。迎合着使谢主任那条粗大的懒叫这次顺利地一插到底,整条连根没入黄慧卉的xx中。

  谢主任也知道黄慧卉快醒了,也不忙着干,他不紧不慢地把黄慧卉身上仅剩的丝袜从的大腿上脱下,然后用肩头扛起黄慧卉一条大腿,粗大的懒叫在黄慧卉xx里面慢慢地来回磨动着……

  黄慧卉此时开始慢慢恢复知觉,恍惚中疯狂激烈的xx,酣畅淋漓的呻吟喊,使黄慧卉恍若梦中。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仍然沉浸在如浪潮般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刻骨铭心摩擦,抽送。“嗯……嗯……”黄慧卉轻轻的吟唱着,扭动着柔软的腰肢。

  猛然地!黄慧卉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滚烫的东西在抽动着。不由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性感的大腿之间谢主任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寸丝不挂,下身还插着这个眼前这个色迷迷男人那条粗长的东西。

  “啊!……”黄慧卉尖叫一声,一下从谢主任身下滚脱出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xx的身体。忽又觉着嘴里粘乎乎的,有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着什么,用手擦了一下,是粘乎乎的白色液体。天啊!黄慧卉一下子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了,忍不住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哈!”谢主任走过去拍了拍黄慧卉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有营养呢!”

  黄慧卉浑身颤抖着:“别碰我,你这个流氓!我要告你,告你强奸。你……你不是人!”黄慧卉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你想好了?”谢主任毫不在乎地笑了。他走到床头柜前,找出数位相机拍里的那些照片。“看看这是什么吧!”谢主任拿出数位相机摆在黄慧卉面前。

  天啊!这是何等淫秽的照片啊!黄慧卉只觉头脑嗡的一下全乱了。数位相机上的她微闭着眼睛叉开双腿仰躺着,而且嘴里竟然含着一条男人的大懒叫,嘴角清晰可见流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你……你……”黄慧卉浑身直抖,又气又惊。一只手指着谢主任,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遮住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着我,亏待不了你。要不然……”谢主任抖了抖手中的数位相机。

  “你要不听话,照片到了你丈夫还有你的亲戚朋友手上就不好了。是吧?”谢主任得意地笑道。

  “不!……”黄慧卉羞愤地想去抢数位相机,谢主任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的也不过瘾,这下我们好好玩玩。”一边把黄慧卉压到了身下,嘴在黄慧卉脸上一通乱吻。

  “你滚……放开我!”黄慧卉用手推着谢主任,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谢主任的手毫不客气地抓住黄慧卉那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大奶,揉搓挤捏着,一边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大奶,用舌尖轻舔着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和深红的xx,一边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黄慧卉另一只xx轻轻搓着,捻着……一股股如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黄慧卉全身,黄慧卉忍不住浑身颤栗。不一会黄慧卉的大奶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xx也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黄慧卉手无力地晃动着,她无力地做着象征式的挣扎和反抗。

  谢主任一边用力吮吸着黄慧卉的xx,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乳峰,掠过微微凸起的小腹。梳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停在了肥嫩的xx上,两片肥肥xx此时微微敞开着,谢主任手指轻轻掰开xx,轻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

  “啊!……不要啊!……啊!……”黄慧卉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谢主任又坚硬如铁了。他一手抬起黄慧卉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黄慧卉的一只大xx,挺着粗长的懒叫向黄慧卉的xx逼近,乌黑的鸡蛋般大小的xx顶在了黄慧卉那两片肥厚的湿湿xx之间。谢主任腰部用力一挺“吱……吱……”粗长的懒叫缓缓插了进去……

  “啊!……啊!……”黄慧卉不由呼出声来。只觉得下体被一条粗硕滚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暖暖得无比受用。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黄慧卉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比丈夫的要粗长很多。黄慧卉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由于黄慧卉的下身xx很多,谢主任一开始xx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虽然生过小孩,但黄慧卉xx的弹性还是很好,两片肥厚的xx紧紧围箍着谢主任的大懒叫。

  谢主任不愧为xx高手,他粗长的懒叫每一下几乎都插到了黄慧卉xx最深处,每插一下,黄慧卉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

  谢主任一口气xx了四五十下,黄慧卉浑身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淫呼不止。一条性感的大腿搭在谢主任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伴随着谢主任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黄慧卉娇呼不止,谢主任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xx,每次都把懒叫拔出到xx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黄慧卉xx四溅,四肢乱颤。谢主任的阴囊啪打在黄慧卉的屁股上,劈啪、劈啪直响。

  黄慧卉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性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令黄慧卉浑然忘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慧卉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谢主任只感觉到黄慧卉xx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黄慧卉暖呼呼的子宫里,像有只小嘴要把xx含住吸一样。黄慧卉xx里的一股股xx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懒叫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黄慧卉一对丰满的大奶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xx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xx来了又去了,黄慧卉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那条粗长的懒叫用力用力地抽自己。她疯狂地扭动着性感丰满的xx,迎合着谢主任一波又波猛烈的xx。

  谢主任又快速插了几下,忽地把黄慧卉腿放下,懒叫“嗖……”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别拔!……别拔出来啊!”黄慧卉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此时被xx快乐冲昏了头的黄慧卉已是顾不了这些了,竟还伸手去抓谢主任那条带给她无比快乐沾满xx的大懒叫……

  “xx!不过瘾是吗?趴下!”谢主任用手拍了一下黄慧卉性感的屁股。“没想到你还真淫!今天老子让你过足瘾!”

  黄慧卉此刻被欲火烧得几乎疯狂,她顺从地跪趴在床上,还着急地高高抬起自己性感肥大的屁股,渴望着那条粗硕滚烫的大懒叫快快塞回自己体内……

  谢主任把黄慧卉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按在黄慧卉那丰满的屁股上,如揉面团般一阵用力揉捏,直把黄慧卉性感的屁股揉得发红。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掌“啪啪……啪啪”击打着黄慧卉性感肥厚的屁股。

  那根惹火粗硕劲物迟迟还不插入,黄慧卉只觉浑身似被抽空一般,难受得几欲昏死过去。她语无伦次地xx着。

  “快啊!……快插啊!……插进来啊!……”黄慧卉淫浪地叫唤着,扭动着蛮腰,拼命使劲抬着自己性感的屁股。

  谢主任双手掰开黄慧卉两片性感的屁股,中间的浅褐色的肛门和两片湿漉漉的xx清晰可见。黄慧卉xx里泛滥的xx,正沿着两条圆润的大腿源源不断地流到床单上……谢主任手持懒叫,顶在黄慧卉那已湿得不成样了的xx上,还没等他用力插,黄慧卉已是急不可待地扭腰抬臀,配合着把他的大懒叫吞入自己xx里。

  “好你个xx!让我好好干干你!”谢主任挺腰一阵猛烈抽送,身体撞在黄慧卉肥屁股上“啪……啪……”直响。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慧卉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谢主任双手伸到黄慧卉身下,握住黄慧卉软绵绵的大奶,象挤牛奶似的使劲挤捏着。由于黄慧卉刚生小孩不久,饱涨的大奶经此翻强烈的挤捏,竟真的给挤出奶水来。乳白色的奶水不停地被挤出滴在床单上,还有下体不断流出xx。

  懒叫快速有力地xx,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黄慧卉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呼。终于谢主任在黄慧卉又一次到达xx时,在黄慧卉xx一阵阵强烈收缩下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黄慧卉的子宫里。黄慧卉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感受着那如触电般颤栗令人酥软的快感……

  黄慧卉软绵绵地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谢主任抽出他那条已经疲软上面沾满精液的懒叫,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黄慧卉微微红肿的xx间流出——

  一个人在家看电视,黄慧卉觉得无聊透了,寂寞和空虚的感觉包围着她。和谢主任发生那事快半个月了。可每每想起,就想在昨天刚发生一样。令她安静的心如同微风掠过水面一样,荡起一阵阵的涟漪,让黄慧卉的心骚动得痒痒的,看电视也看不进去。这时电话响起来。

  “喂!谁啊?”黄慧卉捂着稍微有点发烫的脸问道。

  “我……阿治啊!今早和你一起吃早餐那个呀。记得吗?”对方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黄慧卉这才想起,原来是物流部的那位司机阿治。那次和谢主任好事后,谢主任吩咐阿治开车把黄慧卉送回家,所以黄慧卉认识了他。碰巧今早上吃早餐又在一起。

  “哦!阿治啊!……有什么事吗?”黄慧卉懒洋洋地伸了伸腰。

  阿治是个很会讨女人欢心的情场老手,自从那次送黄慧卉回家之后,就开始盯上了成熟性感的黄慧卉。而且一次谢主任酒后和他聊天,描述自己和黄慧卉如何如何疯狂xx,更是极大刺激了阿治。

  “今天有空吗?出来散散心怎么样?”阿治温柔地说着。

  “哦!这样啊!我以为……”黄慧卉感到有点突然,不过阿治给她印象不错,所以她也没有开口拒绝。

  “别整天闷在家,会把人闷坏了。今天天气这么好别浪费了哦!”阿治继续说着。有个自己认为不错的男人约会自己,黄慧卉心底觉得很高兴。

  “你可真有闲心,真会潇洒呀!”黄慧卉笑着说,“我没转成正职呢,哪有心思去散什么心啊!”

  “你担心这个呀?谢主任那我问过了,你是内定人选。放心好了!”阿治说。

  “真的!”得到这消息黄慧卉很高兴,虽然她知道肯定会录取,但能从阿治那得到证实她心里塌实多了。

  “当然是真的!快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这就开车去接你!”阿治急切的说。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呀?”黄慧卉笑吟吟地说道,沉吟了一会儿,男人热切的想见她的感觉让她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当然啦!今早和一别后我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啊!”阿治继续甜言蜜语,讨黄慧卉欢心。

  “哦!是吗?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黄慧卉笑着和阿治打趣,心里已经答应了。而且现在也正想出去散散心。

  “那当然啦!我对黄小姐可是一见锺情啊!”阿治肉麻的说着,黄慧卉此时却觉得很受用。

  “你在哪?快说呀,我好开车去接你呀!”阿治真有点着急了,电话里黄慧卉的声音就已挑起了他的欲火。

  “这样吧!你去妳家巷口7-11门前等我,我这就过去。”

  放下电话,一种陌生的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感觉让黄慧卉不由得心里乱跳不止。也许她也已经知道答应和这个男人约会意味着什么。

  她可不敢让阿治开车来家里接,黄慧卉换了套衣服,稍微打扮了一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下了楼,直奔巷口的7-11。

  远远就能看见停在7-11旁边的黑色喜美,车窗打开着,里头坐的男人正朝外四处张望,不是阿治是谁。

  黄慧卉下了车,低头匆匆走了过去。阿治也发现了她,只见黄慧卉身着一套深灰色职业西装套裙,脚蹬一双黑色高跟鞋,正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好个妩媚性感尤物,阿治只觉下体一阵涌动勃起。

  黄慧卉迅速打开车门座了进去,紧张的心才稍稍放松,长长舒了口气。怎么跟做贼似的,黄慧卉心里嘀咕,一颗心仍怦怦狂跳不止。

  “你可来了!累了吧?”阿治笑眯眯地给黄慧卉递上一瓶纯净水。黄慧卉接过来,说:“谢谢!好了快开车吧!”

  汽车在飞快地行驶着,黄慧卉一颗心才慢慢平静下来。阿治边不时用眼角色眯眯瞟着身旁的黄慧卉,边不停地和她聊着,两人谈得很是投缘。

  车子驶进了餐厅。下车的时候阿治很绅士地帮黄慧卉打开车门,黄慧卉起身出来时阿治从上往下看,刚好看见她低胸领口两团性感饱满大奶,还有那条双迷人的乳沟,随着她起身的动作,两团弹而有力的大奶球,荡得更加剧烈!

  走过一条摆放很多鲜花的走廊,当来到餐厅的入口处。这里的服务水准真是一流,黄慧卉可能没到过这种场面,脸色显得有些紧张,无可否认,这餐厅的装修,可真是气势逼人。

  阿治和黄慧卉来到那铺着金黄色桌布的座位,两名待应马上移开桌子的一角,让他们坐了进去。过一会待应传送佳肴,有的还是推着车子在我们面前煮,所有的食物都选用精美的盘碟上菜,一切的配菜、薯菜,都是精心巧制而成,正所谓色香味俱全。

  “黄小姐,这次我俩第一次用餐,你第一道入口的菜,就让亲自送到你双唇边,祝你青春常驻,美丽永存。”阿治说。

  “阿治……谢谢你……”黄慧卉羞红了脸,悄悄的闭上双眼,品尝着阿治送上来的佳肴。

  舞台响起温馨抒情的音乐,灯光转暗,待应也好像换了无声鞋似,此刻一片宁静,只有抒情的音乐轻送着。此刻,虽然是十分的浪漫,但阿治的心却焦急万分,怎样才能挑起她的欲火,引她上床呢?

  “我们跳支舞好吗?”黄慧卉用温和的语气说。

  “好的,请!”阿治站起来牵着黄慧卉柔软的玉手步入舞池。踏入舞池的一步,阿治知道也没什么多余时间考虑了,趁跳舞的时候,希望用身体的触碰,能挑起黄慧卉体内那股欲火,把她的冰一点一点彻底的溶解,要不然过了今时今日,预定的房间和一切,就全泡汤了。

  阿治牵着黄慧卉柔滑的玉手,另一只手则搂着她纤柔的蛮腰,含情默默的望着她娇媚红滟的脸蛋。黄慧卉媚眼一眺,轻轻投入阿治的怀里。

  “慧卉姐!……你真漂亮,我被你迷住了,嗯……你很香……”阿治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一副陶醉的神情。

  “嗯……我有点醉……你也醉了吧?”黄慧卉几乎把身体全贴到阿治身上了。随着美妙的音乐而轻舞,阿治趁机利用身体去搓弄她饱满的大奶。黄慧卉两个大奶也真够大、够挺的,不但大得均匀,而且弹力十足,似海棉般的柔软,火辣辣的挤压在阿治胸前。

  “唉!要是黄慧卉没戴胸罩真空上阵多好呀!”看着黄慧卉那条深深的诱人的乳沟,阿治心里自言自语的说。黄慧卉的大奶似会发电般,一股股强而有劲的电流传到阿治身上,体内的欲火迅速把他龙根唤醒,懒叫即刻昂昂然勃起,直顶向黄慧卉双胯之间。

  一条粗硕滚烫的热物涨起,正贴在黄慧卉柔软的小腹嫩肌上擦着,虽然隔着几层布,但这种刺激也相当过瘾。黄慧卉好像也发觉下面受到了那劲物的乱撞,涨红了脸羞涩的望了阿治一眼。

  “慧卉姐……我很想亲你……可以吗?”阿治望着娇艳欲滴的黄慧卉,柔柔地贴在她耳根说。

  “阿治……我不知道……别这样……”黄慧卉把脸朝下,似在躲避阿治火辣辣的眼神。阿治自然不会给黄慧卉任何逃脱的机会,他轻轻托起黄慧卉娇艳发烫的脸庞,把嘴凑到黄慧卉湿润的双唇上,狠狠地亲了下去,第一时间便把舌头挑进她的嘴里,拼命的吮吸、搅动……阿治开始用手在黄慧卉的背后轻轻的抚摸,而胸部则紧紧贴着她饱满的大奶,下体劲物继续顶着她的神秘三角禁区,三路夹击下,黄慧卉的身体也开始酥软了……

  “喔!……嗯!……”黄慧卉轻轻发出呻吟,紧紧搂着阿治的身体。两只大奶球狠狠的压在阿治胸前,下腹不但没有逃避那滚烫的劲物,反而偷偷顶了几下。阿治知道黄慧卉的xx已经被挑逗起了,此刻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男人的抚慰。阿治的手从她背部一直往下摸,终于摸到她浑圆肥美的屁股上。

  “噢!……不!……不要!……”黄慧卉如梦初醒般的想摆脱。阿治仍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手掌继续在她的美臀上抚摩,并用手用力按住她的臀部,使她的神秘禁区继续和劲物亲密接触。黄慧卉也不再挣扎,只是紧紧的搂抱住阿治。

  阿治见黄慧卉不再反抗,于是悄悄把手从肥臀的位置慢慢摸向前面大腿根部。

  “阿治!……不!……别这样,我怕!……”黄慧卉立刻按着阿治的手不放。

  “慧卉姐……别这样挡着,让人看到会说笑话的。”阿治在她耳边说。

  “阿治……你不要……冲动啊!……”黄慧卉虽然这么说,手却慢慢松开了。黄慧卉的手一放,阿治的手即刻摸到她前面的大腿上,接着慢慢沿着大腿的外侧摸进内侧,眼看就快可以摸到禁区范围了,谁知道手再次被黄慧卉按住了。

  “阿治……我们别这样了……我会受不了,我们回去吧,对不起!”黄慧卉觉得脸发烧似的烫,边说边走出舞池。回到座位上,黄慧卉马上喝了一口酒。

  “慧卉姐!对不起,我破坏了跳舞气氛,抱歉!”阿治试探她是否生气。

  “阿治,问题不在你身上,我不怪你,可是……”黄慧卉再次拿起酒杯。

  “慧卉姐,可是什么呢?我知道你是……需要的。”阿治抚摸她的手说,自己也喝一口酒壮胆,他知道现在到了最重要一刻。

  “可是……我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做对不起……”黄慧卉说。阿治当然不会就此气馁,心想:这女人早就看出我是为色而来,既然肯出来和我约会就餐、跳舞,肯定是自己也很需要。

  “慧卉姐,难道你对我真的没感觉?全是装出来骗我的?”阿治装做很着急地说。

  “阿治,我也不是全骗你……只是……而且我年纪又比你大……”黄慧卉欲言又止。

  “慧卉姐,难道你对我不曾有过冲动吗?看着我!”阿治捉住黄慧卉的玉手说。

  “这……这……”黄慧卉一时无语,只是微微低着头。就在这时候,阿治竟然以速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将手从黄慧卉裙子下伸进她的胯间一摸,三角裤果然全湿了。

  “啊!”黄慧卉禁区被突袭,紧张得马上紧闭双腿且发出一声轻呼!阿治也太大胆了。迷奸少妇秘史虽然被阿治这样粗暴的侵犯,黄慧卉却没觉得很反感、很抗拒,相反还隐隐觉得很刺激。

  “慧卉姐,你下面已经湿了呀!你敢说对我没感觉吗?你可以骗得了所有人,但你可以骗到你自己吗?”阿治激动地说:“为何你不敢再跨出一步,只要你肯跨出一步,一切都变得美好,你这样抑压自己是很辛苦的,我替你感到心疼,你知道吗?”阿治装成伤感的说。

  “好吧!阿治,老实告许你,我不否认对你动了情,甚至有所冲动,但我承受不了偷汉这两个字,我也很辛苦,试问哪一位女子不想有男人疼,阿治,对不起,我真的无法跨出,你说的这一步。”黄慧卉低着头说。

  “那好!只要姐姐承认心里还有我,就够了!”阿治说:“慧卉姐,你随我来,我有份礼物要交给你!”

  “阿治,什么礼物?你就不要再破费了。”黄慧卉好奇的问。

  “慧卉姐,你看见礼物便会明白,不是很远,你跟我来。”阿治说着,匆匆结了帐。

  离开餐厅,阿治和黄慧卉乘搭电梯到九楼,阿治正要步出电梯口的时候。

  “阿治,为什么带我到这里?这明明是酒店的房间呀?”黄慧卉脸红红的低着头说。

  “慧卉姐,礼物放在房间里,你别急,很快就看到了。”阿治边焦急地打开房间门边说。

  “什么礼物呀?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黄慧卉略显紧张,小声问道。

  “进来就知道了!”阿治把手搭在黄慧卉的肩膀上,轻轻把她带入房间内。黄慧卉踏入房内,一眼就看到那盖着金黄色被褥的大床,不由一阵耳热心跳,她羞涩地快步走到窗口旁,用手轻按在因心跳加速不停起伏的胸脯上。也许此刻她已经想到,阿治请她上来看礼物的真正目的,那就是和她在这里xx。

  看着黄慧卉脸上紧张的神情,就知道肯定是第一回出来偷情。事情已经到了刺激紧张的一刻,阿治想像着她成熟性感的xx,暖烘烘丰满的大奶,不由得热血沸腾连手掌也汗湿了。

  “你刚才不是说送礼物给我吗?在哪呢?”黄慧卉小声的说。阿治双手从后一下环抱着她的纤腰,然后低头嘴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吻,下体勃起的懒叫正挺起顶着她软软的屁股。

  “我!我这个人就是送给慧卉姐的礼物呀,慧卉姐要吗?”阿治边亲边温柔地说。

  “嗯!……不要!……不要这样!……”黄慧卉用手推开阿治,逃避着他下体的冲顶。阿治知道像黄慧卉这种人妻表面上自尊心都很强,就算她生理上如何需要、如何饥渴,也放不下自尊高傲的架子。所以只挑起她的欲火是不够的,还必需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而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就要尽量羞辱、凌辱她,要让她接受自己其实就是个淫妇的现实,这样她就不会再逃避。

  “慧卉姐,你就不要再压抑自己的感受了,这样不是很好很舒服吗?”阿治的嘴巴亲在她那条雪滑的粉颈上,吻着舔着……

  “阿治……不行!……我怕!……我过不了自己那关,……不要啊!……”黄慧卉颤抖地推着阿治的身体说。

  阿治此时捉起黄慧卉的手放到她底裤内,让她的手指摸在自己xx毛茸茸的蜜桃上,虽然她拼命使劲的想抽出手,可是被阿治紧按着,她的手掌实实在在摸到水蜜桃上,无法将手抽出来。

  “阿治,你放开我的手,你想做什么啊!……”黄慧卉惊慌地叫道。

  “慧卉姐,你看你的下面已经湿成这样了,你还敢说自己不需要吗?其实你肯进来房间,心里就想着要我的大xx插你的水蜜桃了,是吗?”阿治拉开裤档的拉练,将黄慧卉的手又塞进自己内裤里。说:“为何你不敢说要呢,现在我就满足你!”

  “不!……不要啊!……”黄慧卉羞怯焦急的想把手缩回,可是却挣脱不了阿治的手掌。正在勃发的懒叫被黄慧卉的玉手一碰,更加凶狠的涨跳起来,惊得黄慧卉怦然心跳。阿治即刻以男人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把她紧紧的搂入怀中,让她感受被男人紧抱的滋味,让她嗅嗅强烈的男人味。

  “慧卉姐,我是关心你、想你好啊!你好好感受一下呀,我会满足你、充实你的!……”阿治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后还吹了一口气。这口气吹得可真妙,黄慧卉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身体。

  “我……”黄慧卉还没来得及说,阿治的嘴巴已经封住她的双唇,把舌头挑进她的嘴里,虽然开始黄慧卉有些反抗,可当看到阿治含情脉脉的眼睛正望着她的时候,她不由又惊又羞地轻启珠唇……

  阿治的手在黄慧卉背上也没闲着,伸进黄慧卉的衣服里四处乱摸,还留意胸罩扣子位置。同时为了不让她逃脱,紧紧的搂着她,用胸膛压弄摩擦她的大奶。没多久,黄慧卉身体就开始发软了,她的香舌也不知不觉中被引到了阿治的嘴里,两人忘情地吮吸着,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只有“唧……唧……唧……”的接吻声……

  和黄慧卉热情亲吻之际,阿治的手开始偷偷解开她上衣的衣扣,一粒、两粒……阿治激动得手都有点抖了。手又慢慢移到前面,黄慧卉面前已是胸襟大开,黑色的半透明胸罩紧勒着丰满硕大的大奶,深红色的xx乳晕隐约可见,显得是那样的诱惑。阿治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开五指抓向那诱人的大奶,隔着薄薄的胸罩把大奶握在掌心里,一阵用力地揉捏……这一下的突击,直把黄慧卉整个人吓得弹了起来。

  “啊!不!……不能!……停下来!……不要啊!……”黄慧卉惊慌的叫着,想挣脱阿治的怀抱。阿治马上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粉颈,不让她逃脱。接着把黄慧卉上衣往下一拉,却被她惊慌的手夹着,没有完全脱下来。

  “不要!……我们不能啊!……”黄慧卉双手轻轻推开阿治,只是她是靠在窗边无路可退。阿治见上身的攻势暂时受阻,即刻往下身进攻,事到如今老实说,他已是欲火滔天了。黄慧卉忙着穿回身上散乱的衣服。阿治一言不发一下蹲在她面前,猛地掀起她的西装裙裙角,竟将头钻进她的裙子里。

  “啊!阿治……你做什么呀……啊!……?”黄慧卉双脚不停乱蹬喊着说。阿治只顾钻进她的裙内,发现里面黑膝膝的一片,他用手沿着两条粉腿往上摸,很快便探到三角裤的裤头,于是狠狠的往下一扯,薄薄的黑纱小三角裤竟给撕成两片。接着阿治把脸贴到黄慧卉毛茸茸的xx上,沾了一脸流出来的xx。

  “哇!慧卉姐,你下面的水还真是多呀!”阿治边弄边用语言挑逗着黄慧卉。

  “噢!不要啊!……求求你出来……不行的呀!”黄慧卉求饶的说。阿治才不管这些,他知道此刻的黄慧卉说不要,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黄慧卉由于贴在墙边,双腿又被阿治的身躯隔在中间叉开着,所能她能挣扎的范围不大。阿治伸出舌头在黄慧卉那沾满xx的阴毛堆里,使劲的打圈舔了几下,当舔到那两片肥厚的xx时,便狠狠的用力上下扫动……

  “啊!……不要啊!……阿治……我受不了!……”黄慧卉的双手用力捏着阿治的肩膀说。并不时扭动着肥大的屁股。阿治的舌尖开始一点一点往黄慧卉xx里钻,还不停的又舔、又磨的,最后用手将两片xx拨开,将舌头钻了进去,去舔黄慧卉那最敏感的g点阴蒂。

  “啊!……啊!……你怎么?……我受不了!……啊!……喔!……”黄慧卉的喊叫声慢慢变成呻吟声,显得是那样的。阿治用指头轻轻挑逗黄慧卉那粒勃起的小豆般大小的阴蒂,舌头在狭狭的xx里拼命往内钻。没多久,黄慧卉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双腿越张越开……

  “噢!……不!……进来!……我!……被你弄死了!啊!……要!……不要!……”黄慧卉的手不再按在阿治的肩膀,而是按在头上了,颤抖着将阿治的头用力往自己下阴贴。

  蹲在黄慧卉两条xx中间的阿治,此时被黄慧卉的xx沾了一脸。他慢慢站了起来,托起黄慧卉的一条大腿,架在旁边的皮沙发靠背上,然后脱下黄慧卉的裙子,里面已经是真空了,美妙私处一览无遗。黄慧卉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xx处一直向下延伸到xx的下方,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迷奸少妇秘史乌黑的阴毛在性感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黄慧卉生过孩子,所以两片xx已变成了紫黑色,但仍很肥厚柔软。阿治用手指轻柔地分开黄慧卉的两片大xx,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的小xx已经微微张开了,还不时地流出少许的xx,向下流到了屁眼周围,使黄慧卉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嗯!……啊!……呼!……”黄慧卉忍不住发出阵阵微弱的呻吟声,半闭着媚目透着一种的神情。阿治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没有脱,于是马上手忙脚乱地解浑身上下的衣物。黄慧卉这边也不再害羞了,颤抖着开始缓缓脱下上衣,接着把手拐到后面,在胸罩扣上轻轻一弄,两边的罩杯马上弹开。

  哇!一对性感饱满的大奶,终于无遮无掩暴露出来,两粒深红有些淡黑色的xx已经明显的竖了起来,而旁边的乳晕也是淡黑色的。现在黄慧卉真正xx裸一丝不挂的呈在面前,望着她胸前性感的大奶,发现原来她的大奶因为年纪的关系,稍稍有点下垂的样子,而且腰间也有一些不起眼的皱纹。不过,她稍黑的肤色,还有此刻光溜溜的她一腿搭在沙发靠背,叉开着的姿势,就已教人受不了。

  虽然黄慧卉一副张开了渴望进入的模样,阿治还是不肯轻易进入。他有蹲了下去施展他的舌功,舌尖轻轻触碰黄慧卉湿漉漉的xx,黄慧卉身上即刻剧烈的颤抖,随着的舌头上甜下舔,痒得她手舞足蹈,双腿又张又合,还像唱歌似的低声吟唱着……

  “啊!……真舒服!……啊!……我!……受不了!……”黄慧卉边呻吟边大声的叫着。阿治的舌头舔着黄慧卉阴蒂时,将中指插入她的xx里四处乱撩,黄慧卉本已是欲火焚身,又经这翻挑逗玩弄几乎要发狂了。她狂抓着自己的头发,那条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腿,像在做运动似的乱踢着,还不停扭动着蛇腰,胸前的大奶随着身体的摆动,就像两个大汤碗型的水袋一样,荡来荡去的……看来黄慧卉xx确实很强,且性饥荒多时了。

  “啊!……弄死我了啊!……痒啊!……你快!……啊!”黄慧卉一条腿站着,软软的把身体的重心几乎全靠向阿治,柔软微微凸起的小腹压在阿治头上。

  阿治见时机已到,站了起来把软绵绵的黄慧卉扶起来。黄慧卉此时半睁媚目一看,只见眼前伟岸的男人全身精赤,一条坚挺粗长的硕大懒叫足有二十多公分长,鸡旦般大小的xx正鲁莽地在她微凸的小腹上乱顶乱撞。

  “啊!好大!……好长啊!……”黄慧卉心里默道。本来上次谢主任粗长的懒叫已叫她惊心,不曾想阿治的懒叫竟然还要粗还要长,令她不禁心往神弛……

  阿治迟迟不插入,黄慧卉心里已经哀求着他插进去了,只是始终忍着不敢叫出口。她不断地扭动着性感诱人的xx,一挺一挺地抬起下体往阿治身上贴,从她那湿漉漉xx里渗出的xx,沿着她两条圆润光滑的大腿流啊、流啊……

  黄慧卉用自己的肢体语言暗示着、恳求着阿治的插入,真是无比的诱惑和刺激。

  “嗯!……啊!……阿治!……你!……不要!……折磨我了!……给我!……”黄慧卉终于忍不住,小声开口哀叫道。听到黄慧卉恳求自己插她的哀求声,阿治不禁心中暗喜。

  “慧卉姐,很想了吗?我找不到你的洞洞呀!……”阿治故意逗黄慧卉,色大奶地笑者说。黄慧卉此时早已全无羞耻之心,除了拼命张开双腿外,竟还用一只手伸到自己阴部,用手指掰开那两片湿滑肥厚的xx,另一只手握住阿治粗长硕大的懒叫放在xx口上……

  “啊!……啊!……慢啊!……啊!……”黄慧卉扶着又粗又长的大懒叫,阿治用力一点一点插了进去。

  一条火热粗硕的劲物终于充塞麻痒空虚的阴部,让黄慧卉觉得无比的舒畅快活。她呼吸加促,媚眼半闭,看着那条懒叫在自己身上插入抽出,只羞得她满脸绯红。

  阿治有节奏地用力一下一下xx着,黄慧卉配合迎顶着抽送,两人一推一进配合默契,节奏也开始越来越快,直插得黄慧卉哎呀、哎呀叫个不停。本来黄慧卉是一条腿站着,另一条搁在沙发靠背上的腿环在阿治腰间。经阿治这番激烈xx耸弄,站着的那条腿累得不行,于是干脆两条腿都环在阿治腰间,自己则仰躺在沙发靠背上,任由阿治疯狂xx……

  “咕唧!……咕唧!……”房间里充满了因激烈xx发出的声音,还有黄慧卉发出的阵阵呻吟。阿治疯狂地继绩用力抽送着,直把黄慧卉插得从沙发靠背落到沙发上……

  “恩!……阿治!不行了!……我们到床上去吧!……”黄慧卉突然喊道,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满脸绯红拉起阿治的手来到床边。

  “好啊!”见黄慧卉这么主动,阿治更加兴奋不已。这回有得爽了!他心里暗道,立刻飞快地仰躺于大床上,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大懒叫套弄,一边对黄慧卉说:“你坐上来!我们玩玩女上男下……”阿治边说边用手拍了拍捏了捏黄慧卉性感的屁股。性感的屁股已是沾满了粘乎乎的xx。

  “啊!……这样啊!……恩!……”黄慧卉此时也不顾忌什么了,红着脸像骑马似的跨上阿治的身体,双腿分开紧挨着那条傲然挺立的大懒叫,跪坐在阿治小腹上。接着黄慧卉一手握住大懒叫,一手掰开自己那两片xx,把大肉枪顶在自己xxxx口,肥大的屁股慢慢一沉一沉,将阿治那冲天一柱缓缓吞入自己xx里……

  “啊!……啊!……好……舒服……啊!……”黄慧卉忘情地轻呼,挺着腰身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双手拼命的搓揉着自己的大奶,兴奋得摇头摆发俨然进入了忘我境界。

  黄慧卉此番忘情xx确够香艳,乐得阿治垫高枕头,观看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黄慧卉胸前的大奶,随着屁股的摆动,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荡漾着,双手还狠狠挤压竖起的xx,疯狂的叫……

  “啊!……哦!……插!……我不行了啊!……啊……”黄慧卉语无伦次地xx着。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近乎疯狂的黄慧卉,此时竟把手移到自己那正在做剧烈活塞运动的xx,将手指头按在被插得向外翻开的xx上,用力不停地快速揉着,阴汁更是给刺激得一阵紧一阵不断往外流……

  黄慧卉摆动着丰满的屁股,又是一阵疯狂剧烈的套动……“啊!……”突然,黄慧卉一声破声长呼,屁股狠狠一沉,双腿紧夹,xx也紧紧的吸着懒叫……

  阿治只觉得深埋在黄慧卉xx里的懒叫,有一股一股温暖浪水涌在xx上,就像海浪涌上石岩溅出的浪花般,引得懒叫阵阵麻痒,丹田一股气突然下涌,身体突然像触电般,颤抖了几下,阴囊一阵酸软……呼的一下滚烫的浓精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入黄慧卉的xx中……

  “啊!……啊!……啊!……”黄慧卉仰面长呼,疯狂紧抓自己的头发,承受着那体内那一股股浓精的强烈喷射。黄慧卉双腿紧紧夹着,屁股紧紧压坐着,xx一阵阵强而有劲收缩吮吸,像要吸收完阿治的每一滴精液……

  “啊!……哦!……啊!……”黄慧卉双手护着小腹,细汗淋淋的娇躯不停的抽搐着,渐趋无力的娇喘淫唱……

  终于,xx裸的黄慧卉将整个身体软软伏了下来,压在阿治身上娇喘着,插在她下面的那条疲软的懒叫也随之滑了出来……

  “哎!……”黄慧卉一声长叹,浑身软软的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黄慧卉的努力没白费,终于如愿在公司谋得一职。这天黄慧卉正在上班,整理一份物流业绩资料统计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黄慧卉拿起电话应答着。电话的那端过了好一会,一个男人的声音才响起来。

  “你好!是黄慧卉吧!”黄慧卉听到那熟悉声音浑身微微一颤,是阿治,那个在京都大酒店和自己行鱼水之欢的男人。

  “我在上班呢,干吗?”黄慧卉悄声道,心里有点紧张。阿治的声音一下勾起了她对那次的疯狂xx回忆,脸不由地红起了来。

  “慧卉姐!我好想你呀!我想见见你!……”阿治着急的说。

  “不行!我忙着呢!……改天再说吧!”黄慧卉说完马上挂了电话。她知道阿治才不会是只想见见面这么简单,而且她也害怕自己在这个xx泥潭陷得太深。

  电话不一会又再次响起,肯定又是阿治这个难缠鬼,黄慧卉心里暗想,稍微迟疑了一下,才又拿起电话。

  “喂!你好……”还没等黄慧卉说完,听筒那边阿治就打断了她的说话。

  “慧卉姐!怎么这么绝情,你忘了我们之间……”

  “好了!我在上班呢,别再打搅我了好吗?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嘛!”黄慧卉委婉地推说着。只把阿治狠得牙痒痒,不得已只好拿出杀手了。

  黄慧卉刚想挂电话,只听见电话里响起一声机械的咔嚓声,接着传过来一阵男女交合时的淫声浪语,黄慧卉仔细一听那女人的声音,整张脸顷刻涨红了起来,因为那正是那天她和阿治在汽车旅馆xx时的录音。

  “你想做什么?你……你……怎么这样?……”黄慧卉顿时有些慌了,拿手遮住话筒,声音都微微有点抖了。

  “哦!没什么,我只想见见你啊!连这都不能满足我吗?今天几点下班?”阿治得意地问道,暗暗庆幸好在那天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

  “六点下班,干嘛?”黄慧卉心里有点紧张,特别是那录音完全打乱了她的思考,看来这个阿治可是轻易摆脱不了,心里也隐隐想得到这男人想干啥。

  “下班后先别走!”阿治接着说。“在办公室等我,我有重要的事要当面跟你说。”

  “什么事呀!……你!……要不现在说。”这回到黄慧卉着急了。

  “嘿嘿!你就少问几句吧。记住了!下班以后在办公室等我!”说完阿治就挂上电话。

  黄慧卉心神不定呆坐在位置上,原本简单的工作却花了她一下午的时间,她左思右想,真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一转眼到了下班时间,同事们一个个都下班走了,主任下班前还问了问黄慧卉的工作状况,黄慧卉只得推说还剩一点工作,赶完才走。到了七点钟,公司里已经走得一个人都没有了。黄慧卉走到走廊上一看,整层楼就只剩下自己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于是匆匆走回办公室紧紧锁上门。

  “慧卉姐,慧卉姐吗?……快开门!……我是阿治!”一阵敲门声吓黄慧卉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是阿治的声音,黄慧卉的心更加紧张了。

  黄慧卉忐忑不安地打开门,刚一开门,阿治一见面便毫不客气的一把把黄慧卉拉到怀里。

  “你干什么呀!……放开!……”黄慧卉拼命挣脱出来,这才发觉阿治后面还跟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长得斯斯文文,戴一副金丝眼镜,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

  “哦!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启华!在电视台工作。”阿治大大咧咧毫不在乎地给黄慧卉介绍道。

  “哥们!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慧卉姐。怎么样?……”阿治边说朝黄慧卉坏笑着。

  “你好!我叫启华。”中年男人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着,并向黄慧卉伸出手,黄慧卉红着脸尴尬地和他握了握手。

  “你好!……你们坐!”黄慧卉紧张得有点不知所措,特别是那个叫启华的男人,刚才握手时看她那种色眯眯的眼神……

  “你们找我干吗?……有什么事呀?”黄慧卉边给两人倒水边小声问。

  “嘿嘿!还用问吗,慧卉姐。当然是找你玩呀!我们今天可是专程来找你玩的哦。”阿治坏笑着走到黄慧卉身边。

  “玩!……玩什么?……”黄慧卉说着,一脸茫然。

  “玩我们那天玩的啊!那天我们不是玩得很爽吗?”阿治从后面一下抱住黄慧卉。

  &nb上一页返回列表©2009-2014 小说网韩娱之全职丈夫(李慎行)华枝春满(渝念怬)屠天战祖(老樵的刀)一世朝华(七月渔阳)炮灰逆袭手册(青竹小二)烈空(庭雨)妃子好懒,高冷王爷认了吧(十只柠檬)独宠催眠小萌妻(凉州月)除魔纪事(泷木林森)极品仙医(经纶)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